杨薇和丈夫周宇在不同场合面临同一个问题时,不约而同给出了同一个答案。问题是,面对孩子的教育问题你们怎么想?答案都是,尽全力吧。他们是北京新居民,从湖北小城考到北京名校,毕业后到互联网公司任职,慢慢留在北京。

作为在海淀工作的“朝阳妈妈”,她的身边多的是每天马不停蹄接送孩子上奥数、英语课的海淀家长,强势的学霸思维加上天资勤奋,常常让她有种在千军万马之中恍恍惚惚的感觉,“佛系了”。

不过前后的转变来的并不容易。闫梅一家生活在北京西城区,这里时不时冲上热搜榜的关键词是“46万一平米天价学区房”、“中国最牛小学”。有时闫梅也这样形容她们置身的环境,孩子的同伴们都多项特长加身。在学校里,孩子们被教育的不是学习成绩要怎么样,而是从小树立使命感和信念,将来要成为什么样的人物。

支持急需紧缺和新兴专业也是本次新设专业工作的原则之一。为落实国家战略部署,支持具备条件高校设置网络空间安全、集成电路设计与集成系统、人工智能、数据科学与大数据技术、智能制造工程等专业布点,新增虚拟现实技术、工业智能、区块链工程等一批目录外新专业;支持高校设置预防医学、中医康复学专业布点,新增应急管理、养老服务管理、跨境电子商务等目录外新专业;支持高校推进“四新”建设(新工科、新医科、新农科、新文科),新增智能感知工程、储能科学与工程、智慧农业、农业智能装备工程、运动能力开发等一批目录外新专业。同时对新专业的科学性、必要性、可行性以及专业名称规范性严格把关,坚持宽窄相适,反对专业名称过于泛化或设置过窄。

他们反复讨论,小时候在农村什么条件都没有,更没有上过补习班。现在有经济条件、两个家长都是名校毕业,孩子不可能太落后。慢慢地,他们开始有点着急,更让杨薇不淡定的是,孩子的英语有些没跟上。

上完最好的幼儿园和小学,闫梅觉得至少可以松一口气。最近几年,她一直在有意识缓解焦虑,办法有很多,练瑜伽、投入事业、上心理学课程,最近她开始坚持练习冥想。多年来,闫梅坚持和悠悠一起学习培养自我建设的心理学课程,在强手如云的西城同学里,闫梅觉得悠悠需要加强心理建设来不断强化自我。

每天茶歇时间,杨薇在公司总能看见她海淀区的同事们碰在一起,语速飞快地交流几句近期孩子上哪个哪个补习班、情况怎么怎么样。

时间不等人,疫情就是命令。各地各部门要切实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紧紧依靠人民群众,构筑群防群治的严密防线,科学防治、精准施策,坚决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

促使她能控制焦虑的法宝之一是至今还在坚持上的心理建设课,她要让悠悠能在一大群优秀的同伴里不断挖掘自己的长处,保持自信心。

周围的激烈竞争和嘈杂还在继续,闫梅已经适应这样马不停蹄的竞争,悠悠一周也上好几节课外辅导班,作业帮直播课数学课、英语、美术、几何。马上悠悠小升初,闫梅已经做好准备迎接新的挑战。

教育部还一并公布了最新的《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2020年版)》,在2012年版目录基础上,增补了近年来批准增设的新专业。

1年前,小翊上小学一年级。下午放学后,杨薇经常从办公室偷偷溜出去给家里打个电话。问:“作业写完没?”回答说:“没,在玩。”

【3】在线教育助力建立思维,让学习更有趣

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完)

(原题为《教育部公布新一批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备案和审批结果》)

在杨薇看来,前段时间流出的“4岁孩子英语词汇量在美国够了,但在海淀不够”的段子,所言真的不虚。

同时,为防止部分专业“过热”,严格控制“过热”专业,遏制高校外延式扩张冲动。对于经济管理类等布点较多的专业,根据各地实际需求及高校办学条件从严控制。此次有29所高校申请增设相关专业,仅批准增设1个工商管理、3个会计学、4个旅游管理专业布点,以大力引导高校(特别是新建本科院校)面向社会需求,凝练办学优势和特色,强化人才培养供给侧改革。

然而,焦虑感还是瞬间在这场“三岁看大”的早教动员课里被引爆。

打仗讲战术,全面落实联防联控要讲科学、讲方法,以效果为导向。面对依然严峻的形势,我们没有捷径可以走,必须全面筑牢人民战“疫”防线。实践充分证明,联防联控、群防群治,既是我国制度优势的具体体现,也是我们防控疫情的关键举措。我们要进一步将工作重心下沉,全面落实联防联控措施,推动形成全民排查、全民监督、全民防疫的态势。要把力量下沉到社区(农村),充分发挥基层动员能力,实行地毯式追踪、网格化管理,将防控措施落实到户、到人,让每个人都掌握防控知识,只有做到“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诊断、早治疗”,才能实现“防输入、防蔓延、防输出”的疫情防控目标。

“如果孩子出生第三天开始教育,已经晚啦,因为你浪费了前两天的生命。”早教专家说。这句话据说引用自俄国生理、心理学家巴甫洛夫,但出处真假已无从考证,总之,它当时在闫梅的心中炸开了。

儿子小翊今年7岁,“我们的孩子该怎么培养?”是她和丈夫以及周围邻居每天都在重复聊的话题。有时她坐在家里看着活泼有爱的孩子,觉得这一切已经够好了。但每当置身各种“海淀家长”、“顺义妈妈”铺天盖地的群和争议洪流中,她又陷入恍惚,开始担心自己给的还不够。

【2】佛系“朝阳妈妈”:不然我有选择吗?

说到这里,杨薇摇摇头,“不敢比。”

彼时闫梅的女儿悠悠刚过完1岁生日。周岁喜宴那天,几位好友忙着带孩子参加补习班没有赶到,闫梅心想:“孩子才多大?难道真要这样吗?”她强烈反对好友带孩子上完钢琴课上英语、上完英语上数学连轴转式补课行为。

打仗靠先锋,全面落实联防联控要发挥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危急时刻,党员干部要挺身而出,成为带领大家冲锋陷阵的排头兵。疫情防控,情势复杂严峻。广大党员干部,特别是重点疫情区域的党员干部要坚定站在防控第一线,勇当先锋作表率。要有力有效地建立健全区县、街镇、城乡社区等防护网络,做好疫情监测、排查、预警、防控等工作,严防死守、不留死角。党员干部要做好群众工作,为老百姓排忧解难、当好群众的贴心人,增强战胜疫情的信心。要进一步广泛动员群众、紧紧依靠群众,织密防控疫情的天罗地网,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

杨薇夫妇提起此刻的“焦虑感”就连连点头。

不过,进入“课外班”连轴转模式后,杨薇和周宇的焦虑并没有减轻。周宇发现,随着孩子成长,社会上营造起来的焦虑现象裹挟着他们内心的小焦虑,愈演愈重。

打仗看指战,全面落实联防联控要发挥领导干部的“主心骨”作用。越是重要关头和关键时刻,越能锻炼一个干部、考验一个干部,也越能识别一个干部。日前,湖北黄冈卫健委主任唐志红面对中央督查组和央视记者的询问,竟然一问三不知,后被“光速免职”,大快人心。类似唐志红这样对本地抗疫情况懵然无知、明显“不在状态”的干部要严肃问责,快速处理,这场大仗容不得这样的“老鼠屎”!

这件事发生在9年前,放到现在再听这样的话,闫梅会说:“神经病啊!”

刚开始每天晚上下班回家,夫妻两个都耐心检查作业,发现还没写的就陪着一起写。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家就为了完成学校布置的家庭作业常常陪写到半夜11点。

“天!听到这样的话语,简直觉得惊心动魄!”闫梅说。

数月前,一篇《海淀家长有多恐怖?》文章刷屏,作者近距离白描一群高智商海淀家长教育下的孩子,展现出怎样令普通人难以企及的知识储备。杨薇也在朝阳家长群里看到他们的分享,后面往往跟着一连串感叹,“太牛了!”

“实际上你走进社会后慢慢发现,你也是在用你的长项做交换。”闫梅说。现在她掌握了很多心理建设的方法,一些思维层面的自我肯定、变通和激励,她觉得非常重要。

“现在就是这样,我们也不可能回避,坚持跟着洪流往前推、往前走。”周宇说。

1年前,杨薇家也正式加入了课外学习模式。征求过小翊的意见,以及为了改正小翊多动、不能耐心写作业的毛病,他们首先给小翊报了围棋班。每周四和周六下午,他们带小翊去棋院上3个半小时的围棋课。此外,每周六上午,杨薇陪小翊上一节作业帮直播课的数学冲顶班。周日是英语班,周一到周五放学后安排了一些游泳课和美术课。

“西城家长”闫梅现在已经不管外面那些吵吵闹闹的声音了。她的女儿悠悠10岁,就读北京市第二实验小学。早年她也因为身在西城特殊教育环境而感到落差和焦虑,她练瑜伽、投入工作、持续进行自我心理建设。她“自我修炼”的结果是,悠悠可以自主选择不上哪个补习班,也可以选择上哪个兴趣班。不过一旦选了,就要坚持到底。现在悠悠可以自己设计一款气场十足的时装裙子、一心一意在家上完一节90分钟的作业帮直播课数学强化课、在区田径比赛中拿到名次。

“在这种环境下,你能怎么办呢?”在西城家长内部,有限的优质教育也同样让竞争和焦虑如影随形。闫梅单位幼儿园最好的蒙台梭利班只有二分之一进入的机会,悠悠在3岁就通过竞争被蒙台梭利班录取。西城区在北京市排名前10的学校有北京小学和北京第二实验小学,悠悠最后上了后者。

偌大的饭店礼堂里,闫梅起初自有一份西城家长的悠闲。观察着周围满脸写着认真的三四百个新生幼儿家长。这是一场主题为“三岁看大”的早教动员讲座,讲师是早教圈略有名气的专家。

闫梅也知道海淀家长们都很拼,她跟杨薇夫妇一样,每天都在“爬藤”、“奥数”、“出国”……这些醒目的大字里感受着“焦虑感”的强力冲击。

新的群体边界实际上早已渐渐成型,在这里除了有按地域色彩划分的海淀、顺义、朝阳、西城家长,还有具有超强资源能力、掌握北京各大学习机构和资源、打鸡血式陪孩子成长的“鸡娃家长”,表面不动声色、暗地波涛汹涌的“佛系家长”。

3月6日和8日,南昌海关缉私局连续破获2起毒品走私案件,共抓获犯罪嫌疑人4名,查获大麻花54.67克,大麻饼干354.8克,疑似大麻制品57.4克。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南昌海关坚持战“疫”、打私“两手抓、两手硬”,对在疫情防控期间心存侥幸的走私分子毫不手软、高压严打,切实维护国门安全。

在西城区精英们已经构筑起来的教育世界里,大多数“外人”囿于天价、阶层对他们只能远远观望。闫梅对此有过一次描写:一位好友在开心网上传了一份“北京小学排名单”,看着那些个“很牛很牛的小学”,一个个挤破头的指数都是10++,赞助费都不少于10万元,这还是要找对路子的情况下。如果没有路子,你拿着钱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35岁的杨薇自称是典型的“朝阳妈妈”,她和丈夫周宇都来自湖北小城,10年前一起从北京985高校毕业。现在杨薇在海淀一家知名互联网公司工作,周宇从互联网公司辞职创业。8年前他们夫妇在芍药居买下一套学区房,2012年他们的儿子小翊出生。现在,7岁的小翊就读人大附中朝阳实验小学二年级。

渐渐地,看看周边的家长带着孩子围着课外补习班连轴转,本想给孩子快乐童年的杨薇夫妇内心开始产生激烈矛盾。

年初,有一份来自胡润研究院的《2018中国新中产圈层白皮书》报告,在这里,像杨薇、闫梅这样的妈妈归类在“新中产”群体,报告给这个群体的画像是“35岁左右,平均家庭年收入65万,大部分就职于科技、媒体和通信行业,有1个以上孩子且就读于学前、小学和中学”。他们超一半分布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在这个群体里,最普遍的焦虑就是“子女教育”。

与杨薇和闫梅一样,诸多海淀、朝阳、顺义和西城妈妈们带着孩子挤入升学、名校的逼仄赛道,更有目标远大者,冲锋在爬藤、冲奥、出国的世界里。

关于儿子小翊,她很后悔有一段时间的教育方式。那时小翊刚上幼儿园,她忙于夜班和倒休,有很长一段时间孩子每天放学后都在小区里疯跑,她和丈夫安慰自己,孩子小时候就是要释放天性。除了周一到周五玩,每周末,他们一家还和邻居一起去北京郊区种菜、钓鱼,孩子经常是开心极了。

正上作业帮直播课的小翊

一旦关起门来隔绝外面的“噪音”,专心看自己的孩子,她就觉得自己“好多了”,孩子也好多了。她自称一路与焦虑对抗,从焦虑到舒适,她就佩服自己在焦虑面前自愈的能力。不过,悠悠马上小升初,目标学校已经定好,新的征程就在眼前。

杨薇太熟悉这些海淀家长了,认为他们的存在对其他区的家长简直是无情碾压。除了高智商、孩子知识储备量惊人,她所了解的这群家长和孩子还像拥有超能量一样,能坚持每天进行高强度学习。她的一个同事每周末给孩子安排7节课外辅导,家里抽出三个大人轮班接送。如果上完辅导班还有时间,他们还会再安排课余活动或者线上学习。另一个北大毕业的同事前段时间辞了职,就为了每天都能陪孩子一起上辅导班或者在线课程。

悠悠美术课设计的时装

【1】瑜伽、冥想、心理课

悠悠在她的鼓励下也经常有意识锻炼自己的思维方式。悠悠在小学三年级自己选择加入学校田径队,一年四季的早晨,她都要早起参加田径训练。9岁的小孩,在炎热的暑假围着操场最多一次跑10公里,“真的很累啊。”她喊。不过每次想放弃时闫梅都启发她自己去思考,当初为什么选田径、既然这么难为什么还坚持了这么久?

1米75的闫梅一路在西北自由奔放的环境中长大,读完经济学硕士,她在西城区一家收入不错的单位任职。听这节讲座之前,她生完女儿这一年来看的最多的是时寒冰和龙应台,自我感动之余,她倾向于思考怎么给孩子更好的天性教育。

经查明,嫌疑人通过网络社交平台从境外购买大麻及大麻制品,使用虚拟货币进行交易,后通过邮递渠道走私进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