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六问武汉病毒研究专家 新冠病毒为何如此狡猾、诡异?)

狡猾!诡异!疫情出现已近两个月,但有关新冠病毒本身的太多问号仍在困扰着全球科学家。它的天然宿主到底是谁?疫源地在哪里?为什么有如此强大的传染能力?一个个谜题仍然没有答案。

“新的病毒被发现后,都可以找到能把病毒杀死或者抑制病毒繁殖的药物,但是这需要一个过程,不是短期就能研制成功的。”杨占秋强调说,“所有抗病毒的药物都有一个特点:对病毒有效果,但对人体也有杀伤作用,即对人体有毒性作用。因此,所有的抗病毒药物都有毒性作用,只是权衡治疗效果与毒性作用哪个更有利于人体健康。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

杨占秋否认了这种说法。“我觉得实验室不可能泄漏病毒,因为武汉病毒研究所里本身没有新冠病毒,它怎么可能会泄漏呢?我们知道最早成功分离这个病毒是在北京,是由中国疾控中心进行的。而武汉病毒研究所最早没有去参与病毒分离的研究工作。”

杨占秋认为,到目前为止,新冠病毒的传播途径还没有完全确定,主要的传播途径还是呼吸道传播和接触传播,粪-口传播和气溶胶传播还在研究当中。

蝙蝠是不是新冠病毒的天然宿主?

与此同时,中国工业结构优化持续,工业发展由过去的以量扩张向质的提升转变。从主要数据情况看,高技术制造业和装备制造业保持较快增长。11月份,二者分别增长8.9%和8.5%,均明显快于规模以上工业增长。

但杨占秋认为,这是没有办法去证明的,“类似话题也不适合在民间舆论中流传和发酵。我们只能认为这种违反伦理道德的做法,可能性是非常小的。”

杨占秋认为,目前尚无定论说明新冠病毒到底来自哪里,而业界比较公认的观点是最有可能来自蝙蝠。这是根据新冠病毒基因结构与SARS冠状病毒80%的相似性得出来的一个推论,目前没有人能拿出新的证据进行反对,因此一般认为最可能的来源是蝙蝠。但事实上,真正的天然宿主是谁并无定论。

杨占秋表示,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也很敏感。杨占秋说他也听说过类似的传言,比如2019年10月下旬在武汉举办了军运会,而美国代表团正好住在华南市场附近的一个宾馆内。而之后的12月份,武汉出现了新冠肺炎的感染病例,于是就有人联系到这些进行猜测,认为这背后可能是一场生化战争的阴谋。

为积极回应群众关切,维护不动产权人的合法权益,黑龙江政府组织召开了全省回迁安置和不动产权证办理工作会议,还成立了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启动问责、专项督查,对工作不力、推进缓慢的市县、系统和责任人进行约谈问责。

“从病毒本身而言,不同基因特征、不同类型的病毒,其致病性、感染性都是不同的。新冠病毒威胁最大的地方在于其潜伏期过长,钟南山团队发现的病例最长达到24天,而之前感染SARS病毒大概10-24个小时就发病了。”杨占秋认为,潜伏期长,说明新冠病毒适应新的宿主的过程比较长,等到病毒适应了宿主之后才会导致后者发病。

新冠病毒会有特效药吗?

再者,工业增长动能不断增强。付凌晖分析说,随着产业升级发展、居民消费升级,一些新产品增长势头非常强劲。比如,11月份,智能手表、3D打印设备产量增长都在1倍以上;节能环保相关产品中,充电桩产量增长在40%以上。同时,今年来一系列减税降费、促进民营经济和中小企业发展举措也在见效。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付凌晖当天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会上表示,今年以来,中国工业增长保持总体平稳态势,一些新增长动能在积聚。11月份,中国制造业增长6.3%,比上月加快1.7个百分点。从行业看,八成行业和六成左右产品增长都在加快。

付凌晖强调,从未来发展看,工业增长仍是支撑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但也要看到,中国工业生产与市场需求之间还存在结构性矛盾,尚难以完全适应消费升级发展,未来还要坚持以创新驱动为主,推动工业高质量发展。(完)

病毒会不会是从实验室泄漏?

在其他科技领域,美国处于领先的状况在相当长的历史时间内不会改变。罗斯部长在印度讲“美国用两、三年时间就会超越华为”,我相信他这个论断。相关的出口管制法规都对美国公司没有限制,他们可以充分利用美国的科技创新的成果,可以得到美国理论创新的氛围影响,甚至喝咖啡时听到旁边的一句闲聊,得到极大的启发,因为美国遍地是人才。

“市场里有很多不同种类的野生动物,现在把矛头指向蝙蝠,但是市场里并没有蝙蝠在卖,所以这些都是疑问。”杨占秋认为,比较明确的是,华南海鲜市场工作条件和生活条件都比较差,环境条件比较恶劣导致病毒容易生长繁殖,也容易传播。“现在只能说,华南市场很可能是疫情发生的起源之一。”

为改进政府服务,提高办事效率,黑龙江省在办理不动产登记过程中,统一受理,一次性收取所需的全部材料,让群众“只进一扇门、最多跑一次”,彻底解决“多个部门来回跑、多套材料反复交”的沉疴痼疾,打造一门对外、一口受理、一口收费、一口颁证、一站式服务的“五个一”服务模式。对于特殊疑难问题,采取特事特办、集中攻关,多措并举满足群众办证需求。

《环球时报》近日采访了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武汉大学医学病毒研究所杨占秋教授,以一个武汉本地病毒研究专家的视角,阐述他眼中笼罩在新冠病毒身上的种种疑惑。

杨占秋说,找到新冠病毒来源的最重大意义在于预防。“现在疫源不明,导致防控疫情仍处于被动状态下,从根本上杜绝源头仍存在隐患。”

展望未来,付凌晖表示,中国工业生产仍有非常好的基础:中国拥有联合国行业门类中所有大类行业,约两百多种产品产量世界第一,企业的产业配套能力非常强;中国拥有超大市场规模,为企业升级发展和未来增长提供了很好基础;创新驱动为工业发展注入新动力,一些新产品、新产业茁壮成长,特别是高技术产业。

是病毒在有意隐藏自己吗?杨占秋表示,“我们只能说,新冠病毒适应新宿主的能力差一些,因此表现为潜伏期也比较长,但因此带来的最大威胁就是潜伏期内没有症状的传染大量发生。另外,从基因分类来讲,新冠病毒的特点就是进化较快,进化快说明这类病毒能够适应各种不同的环境。”

黑龙江省自然资源厅副厅长张恒芳说,在专项整治过程中,黑龙江省相关部门强化政策保障,民生优先,关口前移,提出了“先证后税(费)、先证后责、先证后诉”的“三先三后”原则。针对群众无过错,但缺少规划、建设审批手续,欠缴税费或土地出让金,没有完成工程、消防验收等问题,先为群众办理不动产权证,遗留问题由政府“内部消化”,坚决不让群众为政府、企业的责任“埋单”。

兰州局集团公司提醒广大旅客:请乘车日期为即日起至3月1日24时的旅客随时留意站车公告,可以在出行前一天拨打0931-12306确认所乘车次,或登录“兰州铁路”官方微博、中国铁路12306官方网站、手机APP查询列车开行具体情况,以免耽误行程。(完)

这种氛围我们是没有的。他们不需要担心美国政府对它们断供,不需要做备胎而浪费庞大的资源和人力,可以聚焦在它们的主航道上,很快追上来是完全可能的。过去我们不仅要遵守相关的出口管制法规,遵守对一些敏感器件的使用限制,现在甚至连很低端的器件和软件都要被限制使用,我们都要被迫自己做,华为怎么能竞争得过一个国家的力量?

所以,我不担心华为在美国打击下能否活下来,而是担心三、五年以后华为能不能持续领先。如果我们想继续领先,想想有多大困难,可能我们真正连喝咖啡的时间都没有了。

新冠病毒为什么这么狡猾?

“这个问题目前也没有定论。”杨占秋认为,第一批41个确诊病例中有一半去过华南海鲜市场,但也有很多没有去过。新冠病毒通过市场内的野生动物传染到人类的可能性不能绝对排除,但另外13个病例没有去过华南海鲜市场,让这一问题更加扑朔迷离。

杨占秋告诉《环球时报》,P4实验室的防护措施是非常严格的,而且武汉病毒研究所在武昌区,距离汉口区的华南海鲜市场至少50公里,一个在武汉东边一个在武汉西边,开车穿行市区过去要将近两个小时。“另外,如果是实验室泄漏的话,那么病例应该是在实验室周围最先被发现,不会在距离那么远的华南海鲜市场。我认为实验室泄漏病毒的可能性是没有的。”

华南海鲜市场是不是疫源地?

不动产登记事关产权保护、市场主体、经济体制改革和营商环境优化等方方面面,涉及千家万户,影响各行各业。但由于历史上的多种原因,无法办理产权证的房屋在黑龙江省各地存在。

杨占秋指出,如果认定蝙蝠是新冠病毒天然宿主,那么病毒又是如何从深山老林里的蝙蝠身上传染到人类,中间宿主是谁,这个传染链条目前也是不清楚的。“如果在蝙蝠活体上发现新冠病毒,在找到这个客观证据之后,还要经过进一步验证,才能得出结论。” 杨占秋告诉《环球时报》,这时需要把病毒转化之后,去感染别的动物,看这个动物能不能被感染,如果这个动物被感染了而且发病,我们就可以说这种观点成立。否则被尝试感染的动物根本不感染或者不发病,这种(传染链条)因果关系还是建立不起来。

是不是一种生化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