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日,贵州省贵阳市的一处居民小区院内,物业管理方设置了废弃口罩专用收集箱,并提示了丢弃口罩的正确方法。 中新社记者 侯宇 摄

记者何伟奇采访农庄生产总监胡永耀(右)

胡永耀:“高层养猪去年获批了7个国家实用新型专利,还有一个发明专利在审查当中。非常节约土地,相当于传统猪舍10%~20%,防御范围相当于传统的10%左右。我们能看到白色的(楼)是四栋。每一栋5层,每一栋的存栏量是1万头肉猪。”

据海关统计,2018年,这里出口港澳生猪数量超过10万头,销售收入超过2亿元,是全国最大的生猪出口基地。

胡永耀:“我们今年供香港的优质猪是12万头,如果明年的话计划是要达到20万头。加上珠三角地区内销的数量,今年我们可以达到16万。”

从8月底开始,7部门接连出台17条生猪生产扶持政策,全国31个省份均出台文件,细化措施,一场生猪保供稳价之战正在打响。中国之声特别策划《保供稳价在行动》,特派多路记者蹲点大型生猪养殖企业、中小养殖场(户),带来生猪养殖、防疫、市场等各个环节近距离调查报道。

记者:“我们除了提供香港的猪肉之外,还能够保证江门当地猪肉的供应?”

胡永耀:“先跟你们道个歉,因为我在里面管生产,不方便出去接你们。我们先上车……”

记者:“正在(建)起的那一栋呢?”

这位正在向我做介绍的是农庄生产总监胡永耀。

钟振超:“对于防范非洲猪瘟疫情,我们农业农村局曾经多次组织专家进行宣讲,把防控的技术对各个养猪企业进行宣传,然后针对每一个场的特殊情况,跟他们协商如何去构建生物防控体系。各种有效措施都已经得到了应用,我觉得(产量)应该是一个逐渐回暖的过程。”

胡永耀:“比较稳定。2018年出口了10.5万,今年可以做到12万,明年计划是做到16万,每年都有大概10%至20%的递增。”

胡永耀:“那一栋是16,000头存栏,然后远处白色的是母猪生产区,那一栋楼房有2500头母猪,包括从配种到厂房。”

今年下半年以来,猪肉价格大幅上涨成为我国民生焦点。一头连着城乡居民的“菜篮子”,一头连着农民增收的“钱袋子”,猪价波动牵动着国计民生。

新型猪舍,发明专利就有7个

中新网客户端2月11日电(宋宇晟)疫情之下,我们应该如何处理废弃口罩?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11日回应,对于没有接触到病人的口罩,就当作一般的生活垃圾处理就行;如果有亲戚朋友生病,照顾病人中使用的口罩,要按照医疗废弃物处理。

来农场之前,我印象中的养猪场就是在一排排低矮的猪舍里,传来一阵阵“哼哼”的猪叫声, 空气里飘荡着浓烈的猪粪味。而这里的一切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平整的水泥路把农场里面各个区域都串联起来,道路两旁长满了五颜六色的小花,中间露出一节一节的通气管道,胡永耀告诉我,这是农场里封闭式收集猪粪的沼气发电管道。

记者:“这几年我们供港的猪肉量怎么样?”

胡永耀:“对,目前的比例大概是30%左右内销,因为我们承担供港任务比较重,要优先保证这一块。 ”

记者:“价格方面保持稳定,还是稍有上涨?”

这次在绿湖农庄的蹲点采访,让我有一种“身处桃花源里养猪”的感觉,外面的人很难进来,里面却别有洞天,新能源、新科技、新理念……在养猪场里都能看到。面对危机,这里的养猪企业迈出大步,走上了绿色发展、创新变革之路。广东省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1月,全省500头以上规模养猪场生猪存栏环比上升4.8%,首次止跌回升;能繁母猪存栏连续3个月增加,比7月份增加20.2%;主要的大型养猪企业加快恢复产能,已接近正常水平。

在新型猪舍里,喂猪不再是一日三餐,而是根据养猪营养师调配饲料,按需投放;而小猪出生后将先进保温室,然后再根据成长阶段进入不同楼层的区域。在良好的生产和生长环境下,得以“身心健康”成长的肉猪,肉质口感都会更好。

在距离猪舍高楼约50米的地方,有几间小平房,那是饲养员住的地方。虽然离猪舍很近,但是一点猪粪臭味都闻不到。绿湖农庄总经理助理冯旭告诉我,因为做好了环境的优化,所以工人生活在那里也不会反感,而且如果猪舍出现什么问题,人员很快就能到位,有利于生产水平的提高。

汽车在几栋五层高的“宿舍楼”前停了下来,胡永耀告诉我,这可不是人住的,而是具有多项自主专利的新型猪舍,不仅有中央风井排废气系统,还配有中央漏斗型集污排废渣系统、分层通风换气系统、水帘降温系统、地暖系统、整体多功能养殖系统,以及全自动的喂料系统,听起来就透着“高科技”。

胡永耀:“40多万立方米的沼气池,产生的沼气可以供应两台机组满负荷一天24小时运转,一年下来节省的电费,不光(供应)我们用的这一块,还有大概1000万(度)左右盈余,没有任何固体物(投入),又给我们创造了经济效益。”

记者何伟奇采访鹤山市农业农村局负责人钟振超(右)

我是记者何伟奇。刚刚响起“消毒提示声音”的地方,是我进入广东省鹤山市绿湖农庄有限公司养猪场外场的一道消毒关卡,也是我这次蹲点采访的起点。

胡永耀:“价格要根据市场来定。今年的价格相对比较高。随着国家政策扶持,生猪供应量恢复了以后,价格也会回落。”

冯旭:“我们当年建场的时候也是和传统猪场一样的,也是臭。这臭气我们自己闻起来不舒服,推己及猪,它们也会不舒服,所以我们这么多年就用各种手法去处理。这里面有一个实用新型的专利,是通风排废气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