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潘烈文柳叶刀子刊发文:新冠患者死亡时痰液病毒载量很高

澎湃新闻记者 贺梨萍

“两个孩子都挺懂事的,上学都是自己步行去,从来不坐公交车。我生病住院的时候倩倩还给我做饭,有几次还专门买了鱼送到医院。”何女士说起两个孩子也很欣慰,“倩倩还说等我老了,由她来照顾。”

“因为家里情况特殊,我也愿意承担这些。”14岁的倩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姑姑抚养他们不容易,她希望替姑姑分担。

何女士称,目前姐弟俩已收到2万多元善款,很感谢爱心人士的帮助,她打算拿这些钱给孩子报学习班,希望他们用知识改变命运。

当地时间2月24日,北京疾控中心、香港大学的研究团队在顶级医学期刊《柳叶刀-传染病》(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发表了一篇通讯文章,报告了从82名不同感染阶段确诊患者中收集的不同类型的临床样本病毒载量,试图对这一问题进行解答。

北京的2例患者入院后每天连续收集样本,包括咽拭子、痰液、尿液、粪便。1号患者收集时间为发病后第3-12天,2号患者收集时间为发病后第4-15天。这些样本均由N基因特异性定量RT-PCR检测确认。

姑姑盼姐弟俩靠知识改变命运

此外,当地相关部门也关注到两个孩子的特殊情况,为姐弟俩送上图书、练习册,并把募集到的资助金和补助金带给孩子。

近日,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了女孩的姑姑何女士,她说自己有三个孩子,为了养家经营蔬菜生意,平时很忙。“目前,我代为抚养姐弟俩。倩倩(姐姐)平时负责辅导弟弟写作业,称得上是弟弟的‘半个家长’。姐弟两人的家长会通常会在同一天开,我去姐姐的家长会,而姐姐就去给弟弟开家长会。”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接触过新冠患者而处于密切监控的两个人,在发病前一天的RT-PCR检测结果即呈阳性,这表明受感染的人在出现症状之前就具有传染性。

该研究显示,新冠肺炎患者的病毒载量在早期(出现症状5-6天)达到峰值,这与SARS达峰时间不同(得在出现症状的第10天)。新冠患者的痰液病毒载量要高于咽拭子。同时,患者在出现症状前可能就已经有传染性了。研究还发现,一名新冠患者死亡时痰液病毒载量很高。

咽拭子和痰液样本中的病毒载量在发病后的第5-6天左右达到高峰,范围在104-107拷贝/毫升(图A, B)。这种病毒载量模式的变化明显不同于SARS患者,SARS患者一般在发病后10天左右病毒载量达到高峰。而痰液样本的病毒载量普遍高于咽拭子样本。

研究团队还研究了另外80例患者不同感染阶段的呼吸道样本,包括鼻拭子(1)、咽拭子(67)和痰液样本(42)。病毒载量的范围为641-1.34×10^11拷贝/毫升,咽拭子平均病毒载量为7.99×10^4拷贝/毫升,痰液平均病毒载量为7.52×10^5拷贝/毫升(图C),唯一一份鼻拭子(发病后第3天)显示病毒载量为1.69×10^5拷贝/毫升。

另外,在其中17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发病第0-13天)中,9例患者的粪便样本显示RT-PCR阳性。作者们提醒,虽然粪便病毒载量低于呼吸道样本,为550-1.21×10^5拷贝/毫升份,但在处理粪便样本时仍应考虑预防措施。

近日,何女士告诉北青报记者,目前姐弟两人都在认真准备期末考试,他们现在的主要任务还是学习,希望他们不要为外界的关注分心。

爱心人士捐赠学习用品

该研究的通讯作者为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潘烈文(Leo L M Poon)、北京疾控中心王全义。潘烈文是新兴病毒领域的专家,他对核糖核酸病毒的生物学、传染病的分子诊断方式等均有涉及,主要研究范围为流感病毒和冠状病毒。2003年,非典(SARS)暴发,潘烈文是最早发现非典型肺炎由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引起并最先破解首个非典型肺炎冠状病毒序列的学者之一。

研究者发现,在发病后第8天死亡的一名患者中采集的样本显示,当时的痰液样本病毒载量非常高(1.34×10^11拷贝/毫升)。

辅导弟弟功课像“半个家长”

这两名患者的尿液或粪便样本中均未检测到新冠病毒RNA。

目前,患者的核酸检验(RT-PCR)是新冠肺炎诊断的“金标准”。然而,新冠肺炎患者体内的病毒动态仍未完全确定。

关于姐弟俩的报道在网络上引发关注,不少爱心人士关注到姐弟两人的遭遇纷纷伸出援助之手。2019年12月21日,“兰州好人”郑海斌带着兰州曙光公益的志愿者上门看望姐弟两人,并为他们送去被褥、棉衣等慰问品。郑海斌承诺,曙光公益将长期关注姐弟俩的成长,并有计划地从生活上、经济上、心理上关注他们。不久后,湖北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们给姐弟俩寄来了一批书籍,还给两个孩子写了一封信,鼓励他们克服困难,走出生活的困境。

作者们表示,总的来说,发病后早期病毒载量较高(>1×10^6拷贝/毫升)。